首页 > 文化 > 正文
金枝玉叶 ----上海滩名媛郭婉莹、席与时

她们都是富三代,都含着金钥匙出生于顶级的商业家族,她们都是上海滩的金枝玉叶,但是对自己,绝对狠。恶劣的环境没有使她们变得蓬头垢面,无论身处何地,她们都高昂着头 ...

艺人网(Yiren.com.cn)讯 她们都是富三代,都含着金钥匙出生于顶级的商业家族,她们都是上海滩的金枝玉叶,但是对自己,绝对狠。恶劣的环境没有使她们变得蓬头垢面,无论身处何地,她们都高昂着头,沉着冷静地面对发生着的一切,在逆境中觅得新的生机。即便坠落谷底,也化身百合优雅芬芳。

图片1.png

席与时

真正的名媛,不在锦衣玉食,而在于哪怕风雨摧残,都不愿交出自己灵魂,即使沦为阶下囚,面对淫威,依然有尊严。绝不妥协!

曾经出身豪门,曾经嫁入豪门,而今,终可以扬眉吐气,一脸傲气地说,“我自己就是豪门。”

一杆修竹且雅致且韧性

郭婉莹:面对出轨丈夫,且行且珍惜

就算用煤球炉也要烤出俄罗斯蛋糕,就算握着搪瓷茶缸也要优雅地喝着下午茶。谁都知道,这是永安的郭四小姐,郭婉莹。

图片2.png

郭婉莹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滩上的南京路是中国的商业中心,先施、永安、新新、大新这四大百货公司的橱窗里争奇斗艳,阐述着“摩登上海”的内涵,引领着上海人的消费品位。不管是新式旗袍还是中山装,无不从这里走向大众。三十年代,永安公司跃居上海四大百货公司之首,在中国和世界享有良好声誉,是上海首屈一指的高档百货商店。“顾客永远是对的!”这条霓虹灯制成的英文标语置于商场的显眼外,成为永安职工必须恪守的准则。这里还有上海滩百货商场里最早的中央空调之一——两台开利空调。

永安当年经营的近万种商品中,进口货达到了80%,永安百货矗立在南京东路浙江中路路口,它的对面就是同样赫赫有名的原先施公司,这里曾经是两条有轨电车的交叉处,是南京路步行街的繁华处。大楼高六层,建筑平面略呈正方形,朝向路口的东北角沿街处理为弧形,楼顶转角处立有三层高的巴洛克式塔楼。

一百年过去了,永安百货依然矗立着,在现在的上海市南京东路635号。 

1916年,7岁的小公主郭婉莹随父母举家迁到上海。郭婉莹的英文名字叫戴西,母亲是富商马氏家族的千金小姐,祖父郭乐和父亲郭标、叔叔郭杰应孙中山的邀请,来到上海开办当时最新潮的百货公司。而且就在广东老乡马应彪开的先施百货对面,浙江路口西南角建一栋6层营业大楼,贴身肉搏。与香港情形一样,两家又近在咫尺,如同比肩两巨人。

1916年永安大楼开建时,对面的先施大厦还在建设中。先施原来计划只建5层,听说永安要建6层马上将原来的设计改为6层。1917年10月,南京路上第一个中国人筹设的先施百货公司在鼓乐鞭炮声中开张。一年后,就在先施准备开展周年店庆活动的时候,郭婉莹9岁时,上海的永安公司开业,确立以经营环球百货为主的经营方针,并附设旅馆、酒楼、茶室、游乐场及银业部。还创办了中国最早VIP会员卡——“永安折子”,迅速得到上流社会的青睐。开业那天,永安的销售额就达一万多元。

一层的临街大玻璃橱窗,首开上海橱窗陈列商品的先河。铺面商场全部是马赛克地坪,楼上均铺打蜡地板。百货商场楼上有个电影院,商场背面是永安公司所属的大东旅馆。 

作为贵族千金,郭婉莹11岁进入美国基督教南卫理公会在上海兴办的一所新式女子校园中西女塾就读,宋氏三姐妹刚刚毕业。在这里,受到严苛的教育,生活起居都有严格的规定。最重要的是,她在中西女塾学到的一句话:成长、爱人、生活。

1928年,19岁的郭婉莹从中西女塾毕业。因为未婚夫的一句“这袜子真结实,穿一年都不坏。”郭婉莹觉得不能容忍,她不能容忍没有趣味的生活。所以拒绝了富家子弟向自己的求婚。走进了燕京大学主修心理学。

未婚夫从美国回来,用枪指住她逼她回心转意,她镇定答复:“你不杀我,我不会跟你成婚。你杀掉我,我也不可能跟你成婚了。”

1933年,永安公司在老楼东侧,南京路627号新建了一座92米高的永安新厦。为了竞争先施,凡先施涉足的产业永安都跟进了。在永安新厦落成的第二年,25岁的郭婉莹嫁给一位和她情趣相投的男人吴毓骧。吴毓骧19岁时考上庚子赔款的公费留学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吴毓骧是林则徐的后人,他学识渊博,为人风趣,又有绅士风度,他的气质让郭婉莹着迷,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婚后的丈夫与一位寡妇鬼混在一起,更让郭婉莹难堪的是,这位寡妇还是郭婉莹的朋友。郭婉莹没有大闹一场,她很有风度地将丈夫带回家中,并故意不提此事。两年后,她与朋友合伙在静安寺路国际饭店里,兴办了“霓裳新装社”,专为上流社会名媛淑定制时装。她在国际饭店定时举办茶会,让太太小姐们能够边品茶边观看服装模特们展现的各种华服。

1937年8月14日开始,每天都有几百架日本飞机在大上海上空盘旋呼啸,还频频扔下上千颗炸弹,丈夫的牛奶厂被炸了。锦霓新装社关门了,郭婉莹怀着身孕暂避香港。在孩子要出世之前郭婉莹又回到了上海。女儿3岁时,为了生存,她为一家杂志拉广告,补贴家用。1943年,34岁的郭婉莹在乱世中生下了儿子中正。

熬过了八年抗战,吴毓骧总算时来运转,进入国家敌产办理局作业,负责办理德国人在沪的资产。吴家的日子又一天天丰实起来。1947年,吴毓骧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兴华科学仪器行,在国际交易上站稳了脚。郭婉莹把女儿送到一个白俄芭蕾舞演员在上海开的私人校园里,学习芭蕾舞。她还和几个朋友请了一位俄国宫廷糕点师来家里,教她们做俄式蛋糕。

上海解放第三天,永安就开门营业了。1956年1月,永安公司在上海百货业中第一家实行公私合营。

1958年,吴毓骧因为和外国人做生意,被划为右派,被捕入狱。那年,她49岁,孱弱的郭婉莹被派到崇明农场劳动,在那里喂猪、拌水泥、砸石头,满手的血泡变成厚茧,挖鱼塘挑河泥,整个肩膀都被磨得血肉模糊,冬天剥冻坏的大白菜,她那双曾用来弹莫扎特的手被冻得变形,她被安排去照看大灶,为工人们烧开水。忽然火灭了,她马上探头查看炉子,这时从烟囱里吹下风来,炉里的柴又烧起来,她半边的头发和眼睫毛都被烧掉了。

1961年,丈夫病故。吴毓骧需要向国家偿还14万元的债款,而当时看一场电影才一毛钱。她的房子、首饰全部被充公,郭婉莹只好将全部家产变卖还债,带着孩子搬到一间七平米的亭子间居住。

   尽管生活困顿,郭婉莹还是开心地学会了用铝饭盒在煤球炉上烤面包,她还为儿子买来一只小鸡当宠物,甚至在她刷马桶时她依旧穿着旗袍。晚年时郭婉莹进入研究所里教授英文,已经七十岁的她气质依旧优雅。她却很少在他人面前提起自己经历的苦难,安然于当下的生活。

1977年,上海已经开始逐步恢复和国外的交易联络,她被请到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为所里的专业人员上英文课。1982年,郭婉莹又被请到咨询公司担任商务信函参谋。1987年,澳大利亚重开驻上海总领馆,郭婉莹帮领馆的工作人员翻译文件、教中文,并担任中澳关系史参谋。

郭家的四小姐一生都维持着大家闺秀的体面和涵养。郭婉莹最后的岁月里也一直保持着喝下午茶的习惯,坚持只要待客必化妆换衣服,满头银发仍旧要打理得端庄雅致。1998年,生命在她90岁时画上了句号。她的一生真是圆满呀。 

图片3.png

一朵栀子花香气袭人

席与时:嫁给破产少爷,挑男人眼光稳准狠

夕阳的余晖中,穿着一身旗袍的席与时依然是肌肤如雪发如雪,笑靥温润,经历过如霜岁月、家国战乱,走进耄耋之年,她仍旧是人群里的亮点。

用善良温柔岁月,用真情打动时光。她缓缓走进了这座铭刻了岁月记忆的席家花园,来品尝时光的味道。

坐落于东平路1号的席家花园与东平路9号的宋美龄家爱庐是近邻,与宋子文的豪宅,东平路11号也相距不远,这幢占地三亩多的独立欧式别墅,始建于1913年。

  东平路位于徐汇区东北部,东起岳阳路、西至乌鲁木齐南路,全长仅400米,宽约12米,是永不拓宽的64条马路之一。这里环境幽静,绿树成荫,花园挨着花园,暗藏贵族气,有着特有的闲适情调,不但是上海人心目中的顶级地段,也成为魔都第一情侣街。东平路原名贾尔业爱路,是1913年由上海法公董局修筑的。

她忽然想起了,她小时候很喜欢吃老大房的苏式甜点。有一次,买好甜点准备上车的时候,不知道从哪窜出一帮小叫化子,冷不防把她的点心抢走了。那些穷孩子个个衣不蔽体,看来的确是饿极了,她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们,这件事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席与时后来每次外出买点心的时候,都会故意买许多点心等这些孩子来抢。她也对着漫天星斗许下了一个愿望,那就是她要开办一所盲童学校,她要帮助这些盲童孩子。

 席与时出生在一个金融世家,各类亲戚全是金融界名人:她的祖父曾经担任汇丰银行的买办;她的父亲席德柄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担任过中央造币厂的厂长;伯父席德懋曾担任过中国银行的总经理。

在豪杰辈出的上海滩,席氏家族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买办世家和金融第一家。他们几乎垄断了上海各大外资银行的买办业务,在金融界呼风唤雨,对整个中国的金融都产生了巨大影响。上世纪初在中国的三十几家外资银行中有十七家银行的业务是掌握在席家手中,在中资银行如中国银行、招商银行等也都有参股并参与实际经营。此外,席家的投资经营还包括房地产、典当行、金铺、绸缎庄等领域。

图片4.png

席与时家族,前排右三起是席与明、席与萱、席与景、席与时、席与昭

从19世纪后期起,上海主要的外商银行的买办,几乎让“洞庭帮”攘夺,而洞庭帮的两个主要支柱就是席正甫三代相传的汇丰银行买办和以沈氏为主的新沙逊洋行买办。

席家祖籍是苏州洞庭东山,靠经营丝绸生意成为当地知名的富商。至今,苏州太湖边上仍保留了席家占地70亩的宅院,也叫做席家花园,又名启园,位于江苏省苏州市东山半岛北端的湖山之间,1933年席氏为纪念其上祖在此迎候康熙皇帝而兴建。占地5公顷,园景错落有致,使人赏心悦目,被誉为“太湖第一园”。

追溯席氏家族,可推至唐代将军席温。席温官至武卫上将军。黄巢之乱后,弃官隐居于太湖东山,并在此繁衍生息,成就“洞庭东山席氏家族”。“翁席刘严”是东山四大望族。

上海席家第一代共有兄弟四人,老大席嘏卿是渣打银行买办,老二是席正甫,从1874年到1929年,席正甫祖孙三代掌控上海最大的外资银行55年,老三席缙华先后任德华银行、有利银行、华俄道胜银行买办,老四席素恒过继给新沙逊洋行的第一任买办沈二园,也就是他的亲舅舅,后来他改名沈吉成,接替沈二园任沙逊洋行的第二任买办,人称“沙逊老四”。

席德柄是上海席家的第三代,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与宋子文是同学,后来去伯明翰商业专科学校学习,回国后但任北洋政府财政部的秘书,民国时期做过中央造币厂的厂长,他娶了浙江湖州双林黄家的小姐黄凤珠,她是中西女中第一届毕业生。当年席家最出名的,是七个明媚秀丽的女儿。从小,席家姆妈就把女儿们打扮得像七仙女一样,衣着鲜丽。人们对于席家姑娘印象最深的就是六小姐席与时。她1930年出生于席家花园。她圆圆的脸庞上,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七个女儿渐渐长大了,个个都出落得如花似玉。在秋冬季节,她们总是一身漂亮的羊毛衫,那是姆妈亲手编织的。姆妈在翻阅外国报刊时,特别留心明星们的穿着,尤其是童星秀兰·邓波儿,然后照样子用毛衣针编织出来。

1937年,日军侵入上海,席与时的父亲去了重庆,哥哥席与文则去了美国留学,她的母亲为了女儿们的安全,千方百计找人将未出嫁的女儿们送去美国读书,当时她的大女儿已经病逝,三女儿也已出嫁,但还有5个女儿需要她保护,她只好让年龄大些的席与明和席与萱坐上美国邮轮先走,可谁曾料想,这两姐妹刚走,就传来美国邮轮被炸毁的消息,这直接就把席与时的母亲给吓病了。

尽管后来得到消息说被炸的邮轮并非是两姐妹登上的那艘,但席与时母亲的身体已经垮了,难以康复,再加上战争时期药品紧张,得不到及时的医治,最后因患伤寒而去世,那一年,席与时只有12岁。

抗日战争胜利后,归家的父亲给她们带回了一位新母亲。1948年3月29日,席与时最小的妹妹席与韵在和父亲、后母及其他亲戚朋友去春游的时候,遭遇车祸,车上五死二伤,其中席与韵当场死亡。席德柄抗战胜利后任阜丰面粉厂总经理,1949年举家迁居美国。

上海席家分支繁茂、后人众多,上海纱业银行成立于1942年,席季明为董事,并担任纱业银行总经理。目前在大陆的席姓后人约有四千,其中很多人都有所建树,有科学家、企业家、教授学者、作家、媒体人,也有从事金融业的。

 席家留下的房子,今天成了一个叫席家花园的连锁酒店的旗舰店,做的是本帮菜。其中,水晶虾仁和蟹粉豆腐都是地道的“上海味道”。

凝重的深褐色楼梯,仿红木的餐桌椅,厚实的柚木护墙板,窗户均为铜质框架镶配嵌花玻璃,三十年代的老上海风情随即扑面而来。包房里一派家庭的温馨之感,古老贵重的沙发,镶嵌着真皮的木头细微处都有精致的雕花。西洋古典式的壁炉,壁炉上随意摆放着的一摞书,老式的留声机、打字机、红色的餐巾,白色的桌布,这些具有上海滩烙印的元素,是很多人期待重温的优雅旧时光。在席家花园,一边享受着舌尖上的美味,一边可以感受到贵族才有的尊贵奢华。

优渥的家族底蕴,造就了席与时优雅的人格魅力,令她骨子里永远保持着乐观、高贵、天真。

1948年,18岁的席与时和妹妹席与景被父亲送到美国读书,从此离开席家花园。但是席与时总也忘不了那些流浪上海街头的可怜盲童,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她选择了主修社会学、辅修心理学,大学毕业后又去哥伦比亚大学的师范学院读了两年师范,考取了教师资格证书,同时还设法学习了盲文。毕业后她进入纽约州办的一所当地最大的盲童学校当老师,达成了她童年时光立下的愿望。

当时医疗技术欠缺,美国医院对于早产儿的养护通常用接氧气的方法辅助呼吸,但氧气输入量过大会破坏新生儿眼神经,导致很多早产儿双目失明,席与时所在的学校有300多名这样的孩子,她搬到校内,日夜和他们待在一起。她耐心地教学生读盲文,天气好时,带他们去草地上唱歌做游戏,她更像是一个母亲,对盲童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孩子们和当地人都喜欢这个有责任心的中国女人,她的工作得到了校方和社会的一致好评。

在美国的这段时间里,席与时遇见了在美国留学的张南琛,对于貌美如花的富家千金来说,身边从不缺追求者,但是张南琛从不去主动追求,而只是默默关注着她。他在图书馆学习时的刻苦认真也给席与时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她抛开女孩子的矜持,主动追求张南琛,但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席与时,于是拒绝了。而席与时并没放弃,男孩子被六小姐的痴情感动了,两人很快便坠入了爱河。当两人决心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时却遭到了席家的反对,原来张南琛家里刚刚在美国宣布了破产,作为中国金融界顶级家族的千金小姐怎么能够和家里破产的公子在一起呢?

爱情的力量是强大的,曾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不顾家人的反对,也要嫁给爱情,他们连度蜜月的400块钱都要借,她还要中断自己的教学,去把自己的首饰珠宝典当了,以此来补贴家用和照顾张南琛。有了孩子后,没地方放婴儿床,席与时就把床架在了浴缸上面,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她都没有和张南琛抱怨过,她甘愿把自己从一个富家小姐变成一个家庭主妇,但一家人相互体贴,其乐融融。

张南琛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为金融专家,事业有成,在美国著名的史密斯信托公司工作多年后,创立自己的金融投资公司,80岁才退休。张南琛重振了张家,也没有辜负妻子的深情,所有的人都羡慕六小姐慧眼识英雄,羡慕她享尽了福气,可曾想过,这是上天对于她热爱慈善事业的回报呢?她身为千金小姐,从未高高在上过,因为简单,所以得到。

这两个优秀的中国女性,分别在王云燕新书《梧桐映双城》里的两个章节充分展现,一个是“永安商场”,一个是“席家花园”,书香萦绕,茶香袅袅,品读那烟雨双城里的精彩故事,给心灵以启迪。

图片5.png

图片6.png

YIREN.com.cn 王云燕 郭婉莹 席与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