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内地 > 正文

直播平台除了烧钱请明星,还有什么生存法则

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启了轰轰烈烈的直播首秀,王宝强、刘涛、Angelababy、宋仲基等等,每次直播曝光都能带来几百万甚至千万级的观看量,平台与明星实现双赢。但是业内也不乏质疑的声 ...

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启了轰轰烈烈的直播首秀,王宝强、刘涛、Angelababy、宋仲基等等,每次直播曝光都能带来几百万甚至千万级的观看量,平台与明星实现双赢。但是业内也不乏质疑的声音,如果直播平台把钱烧在不可控的明星资源上,未免风险太高。明星走了之后,你拿什么拯救流量?
 
也许,有些平台已给出了答案。
 
今年5月,来自YY的农民主播鸿涛受邀登上了湖南卫视的《我想和你唱》,勇夺当期冠军,萧敬腾跟他合唱之后,直呼他是优质民间偶像。

今年7月,来自斗鱼的宅男主播杨博从《中国新歌声》中脱颖而出,一路过关斩将杀入那英战队五强,为自己和平台圈粉无数。

另外,YY LIVE喊麦男主播天佑的成名曲《一人我饮酒》最近也是火的不行,先后被乐嘉、杜海涛、大张伟等人翻唱过。天佑本尊最近还受邀登上了湖南卫视《天天向上》,为奥运特别节目做开场演出,给全国人民科普了一下正宗的网络喊麦文化……

在很多人看来,总是要靠电视综艺明星接济度日的直播平台,如今却靠着这批在自己家成长起来的草根主播,实现了华丽的“反杀”,反哺了电视综艺的同时,也反哺了直播平台,让自家平台的品牌在市场上有了独特的标签和市场区格点。
 
这究竟是如何实现的?
 
《中国新歌声》宣传总监陆伟表示,以往专业音乐类节目找人都是去酒吧、演出场所,有了直播之后,直播平台也逐渐成为综艺人才的出口,因为这里不仅让歌手随时随地想唱就唱,还可以通过网友的及时反馈,鉴定自己的歌声能不能吸引粉丝。

资深媒体人小C曾担任多档音乐节目决赛的媒体评审,在她看来,直播主播经历了长期直播的磨炼,会比一般素人选手拥有更好的镜头感,“在摄像机前,他们更懂得如何表现自己,如何和粉丝互动。”
 
此外,主播们还有一大优势:他们在直播平台积攒了不少粉丝,群众基础扎实。有没有观众缘,经常是选秀节目鉴定选手有没有艺人潜质的一个标准,粉丝越多,说明市场对他的接受度也越大。所以,在湖南卫视女子偶像养成节目《夏日甜心》里,选手要想从直播间来到演播现场,必须通过各种方式赢得300万个甜甜圈——这就是对她们人气的鉴定。

而像之前已经登上了电视综艺节目的鸿涛、天佑等,据说他们在YY上的粉丝数量也都是百万甚至千万级别的。

那这些主播的脱颖而出究竟是个巧合?还是有着神秘的幕后推手?
 
小C分析称,斗鱼作为游戏直播平台,偶然捧红一个歌手或者主播,对平台而言靠的更多的是运气,但像YY一样,能接连不断得为电视综艺输出优质内容,却并非巧合。
 
早前,YY娱乐总经理周剑就曾预言,“内容生态决定胜负,内容生态在PUGC上见高低。打擦边球、博眼球是做不大的。”
 
对很多主播而言,YY不仅是一个圆梦的舞台,更是一个练兵的沙场。在一些平台还沉溺于挖掘UGC内容时,YY却早已意识到对主播一味的放养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为他们打造富有激励的淘汰和晋升机制,匹配相应的培养平台和高质量的PGC节目,才能让主播们真正有所成长。
 
《金牌我最大》捧红了毕加索,让他变成订阅数超800万的金牌主播;《玩唱会》为鸿涛、天佑、鳕熊等主播的综艺感、舞台感等综合实力有了质的提升;好声音排位赛,为有实力的歌唱类主播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这样的节目还有很多。

此外,YY甚至早在2014年,还启用台湾知名制作人陈耀川,以专业团队孵化互联网养成式偶像。小C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聚合受众的关键因素还是内容,明星入驻并非平台的特有价值,也很容易被模仿。平台孵化优质内容的思路,也许YY可以值得一鉴。
YIREN.com.cn 
推星娱乐二维码